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你俯著首從如鉤的月下走過,白衣勝雪。你的面前是一抹寂靜的戈壁,荒涼如斯。 你甚至可以聞到月乳下浸著的馬蘭草香,熟悉而又溫暖,像極了那個酣然夢醒的午後,那縷遺落在你髮梢上陽光的味道。 月下的馬蘭,處子般靜默,斂起翹盼了一生的容顏,在夜的寬懷裡發出低淺的泣語。是啊,在戈壁裡,誰來撫慰她寂寞的情懷,誰來消解她孤獨的郁怨?沒有人,這裡沒有人,除了你。 你曾是這裡惟一的過客,載著隔世的滄桑,滿臉倦容地路過戈壁,像一道褪色的傷,蒼白下裹著的陣痛。你沒有想過,你從來沒有想到過,在那個長草茵的季節,你放棄前行的雄疇,只為留守這份最美的邂逅。 或許,你本是想去更遠的地方,那裡是一片傳說中的海,有著潮濕的空氣,有著豐美的綠汀,你都打算好了的,在那裡吟詠那首著名的詩句。沒有人能拒絕大海的呼喚,就像沒有人能拒絕春天的溫暖。 於是,你開始像一個真正的朝聖者,虔誠而又勇敢,用你纖弱的身軀丈量現實與夢想的距離。這麼多年來,你已經習慣了俯首,習慣了面朝黃土背朝藍天,看,你緊鎖的眉梢讓我明白,這不是你想要的浪漫,這也不是你想要的未來,可誰沒有過懷揣著別人的信仰前行呢? 或許,是戈壁太過遼闊,竟讓你憶起兒時父懷的寬廣,母愛的溫暖,讓你漸漸迷失了前行的方向。你低歡著呢喃,你淺笑著私語,如此開懷,如此燦爛,只為這一朵憂傷的馬蘭。 從此,你眼裡的馬蘭被你移種於心底,在那泊最柔軟的位置生根發芽,然後開出最美的花。為此,你在雄偉的雪山腳下邊扔掉行囊,你用清澈的那木錯洗淨蒙塵,放棄了的對神的膜拜,哦,不,是你的神明已經更換,換成一柔芳顏,一幽寂靜。 這樣多好啊,多好啊,與其希楚遙不可及的來世,不如在今生擇一方淨土,守一米陽光,安然。 縱然如今夜般悵惘,縱然如今夜般嗚咽,重要的不在誰懂,重要的是你已經來過。在戈壁的肩膀上留下了屬於你自己的過往,沒有藍色的海洋,沒有經典的詩行,你依然能夠安詳地闔眼,唇角懸著如月的笑靨。 這一夜,我望見你歸去的背影,恍若望見你一生的畫面,那被歲月鐫銘著的記憶,讓我用詩歌般的語言緬懷罷,讓我用繪畫般的意境祭奠罷,關於那片戈壁,關於那朵馬蘭。 別責怪我,好嗎?且讓我摘下這朵馬蘭,別在你輪迴的路上,為你守候下一個春天。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這是一個小山頭,沒有離開村莊的喧囂,沒有離開牛羊的踐踏,但卻如此孤零零的--遠沒有任何一個貴族王室的墓地顯眼和高大。野草、荊刺、灌木蔓生在使勁長也長不大的松樹根的周圍,感覺到它們是如此親近,缺一不可。就是從這樣的野草灌木叢中突然地竄出一隻松雞來,沉甸甸地壓在我頭頂上方拍打著五顏六色的翅膀“樸翅”“樸翅”地飛去。 去年秋天我曾獨自漫遊到這裡。那是真實的秋天,草木枯黃,頹敗的灌木下裸露出乾燥得發白的黃土,落下的松針鉗在土裡,踩上去“吱”“吱”作響。鳥兒不在這裡,它們飛到田野上去了,為它們的過冬儲備著果腹的食糧。 一片寂靜。 村莊裡幾聲懶洋洋的犬吠,幾聲雄雞的高吭更加增添了這寂靜的孤獨。我只聽自已腳下的聲音。 我尋了塊空地,空地上裸出地面的一塊青石,劣跡斑斑爬滿了枯死的苔蘚。我跨了上去,躺了下來。 在我的頭頂湛藍的天空似乎遠離我而去,乾燥的太陽也似乎要將我體內的水份吸去;沒有風,沒有鳥,甚至沒有聲音,只留下我的心跳。 一片寂靜。 我坐起來脫下衣服,接著索性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我一無所有了。人的最基本的遮掩就這樣袒露在湛藍的天空下,烈烈的陽光中。我閉上眼,但感覺到眼底下似有無數的光穿透,而且閃爍著各種顏色的光粒。我集中思想隨著其中一粒黃色的光上下移動著,有時刻它很有規律,有時刻它鑽進眼皮底下消失不見了,好像快速地在我的體內巡視了一遍之後重又出現。 當時我在想我立刻死去,太陽是否能夠把我的軀體蒸發乾淨?感覺就像一個人從來不曾出現過,從來就沒有這個人來過這人世。一個人為什麼來到這人世。 一隻螞蟻爬上我裸露的皮膚,它的觸動刺激了我的觸覺,睜開眼睛的剎那間彷彿有一道強光掠過。這只可憐的小螞蟻,它要在我身上找什麼。接著又有幾隻螞蟻爬上來,我驚慌了,似乎更比有人窺見我的裸軀還要著慌。我連忙將它們一隻隻抖落下來,穿上衣服。我又道貌岸然地成為一個活的人了。 還是一片寂靜,幾隻小螞蟻只引起了我自已的一陣騷動。 此時我重又找到了那塊我躺過的青石,而現在是春天,青石上的苔蘚青翠的可憐,忙忙碌碌的許多大小昆蟲在上面穿梭著,濕漉漉的石縫裡還開出了幾朵笑吟吟的小花,別有一番石上開花的韻味。我想是尋不到去年的感覺再坐上一回了。我繞著青石轉了一圈,一隻野兔的驚慌竄出倒把我嚇了一下,我歡快地叫著一聲,但我的聲音被更多的聲音所蓋過。風吹來,松針顫慄了一下,將一粒水珠滴進了我的脖子裡。 下山的路上,一條花蛇昂頭朝我怒斥著,我盯了片刻,從它身上躍了過去,頭也沒回。管它呢。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們喝的水裡含有一種叫硝酸鹽的東西,它在適當的溫度下可以被細菌變成亞硝酸鹽。人吃了這種東西,不僅會使體內缺氧,而且還會使人得癌症呢。所以,鍋裡的溫水不能喝。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果有人問我你們家現在最缺什麼,我一定脫口而出:缺覺,灰常地缺。 這個禮拜的星像一定是陀螺,不然怎麼會一直轉個不停?轉的幅度還不小,出城了都。昨天晚上辦完事,無車返城,只好暫時歇腳。GG為這事也辛苦得不行,白天忙了一天,晚上接著幹活,下班後開了兩個小時的車來與我相會,見面時已是凌晨3點。若不到萬不得已,誰捨得這樣折騰自己的男人?所以,料到晚上回不了,我出來前先把K給忽悠了一下,為GG留出後半夜+一個上午的睡眠。承蒙夫君大人指教,不打無準備之仗。 很久沒有在外留宿,竟有幾分初識時的甜蜜感覺。躺在寬大的床上,原來相愛是如此真實。哪怕隔著山,隔著海,也要在每個夜晚到來時與你相守。親愛的,你的牽掛讓我異常溫暖,我們對彼此的依戀已經深到無法自拔。一個簡單的小窩,讓我們有了家,每天雙宿雙飛,朝夕相伴,平淡生活裡密密匝匝填滿了愛的點滴。短暫的別離足以牽腸掛肚——你未歸時我難以入眠,我出行時你必定保駕護航。 只願此生伴君側,終老不離棄。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喜歡雪,喜歡它的紛飛、它的飄零。我也喜歡到各處去賞雪,到山巔的亭畔、到荷苑的小榭,或者,就乾脆漫漫地走在雪地裡罷,在雪地裡享受她的愛撫,聽她於寂靜的太空帶來的、低低的呢喃…… 雪,是大地的女兒,是地下甘洌的清泉羽化了的身形。她和雨是孿生的姐妹,卻比雨多了些許溫柔,少了一些粗放。每每冬季蒞臨,我的心就被盼雪的念頭蒸騰,它要我快一些、快一些邀請白皚皚的雪來滋潤這浮躁了整整一個夏天的俗世凡塵。 雪,總是羞澀的、風情萬種的。她就像是一個待字閨閣的、溫婉的少女,她總是深藏在春天的繁花、夏天的翠綠以及秋天的金色之後,她總是要等到冬季的風扯著嗓子不厭倦、不停歇的呼喚著的時候才肯姍姍而來。 她來得時候,不定行蹤,更不大聲喧嘩。它總是於人們熟睡或者專注於自己生計的時候悄悄的、輕盈的落下,及至人們發現,這個已經被秋風掠得赤裸裸的大千世界,便早已經都悄悄地披了一件素雅的、然而卻是非常潔淨的披風,而在這披風的下面,纖巧的便更加地纖巧柔順了,粗獷的卻不再粗獷,反而變得溫情了許多。她的來到,叫熟睡的人睡得更香更甜,叫醒著的人也從浮躁中一點一點寧靜下來,她是大地母親的女兒,她是我們的至親罷?我們見了又怎能不親切呢?! 下雪的時候,我喜歡出外走走。 在山頂的亭子裡一個人靜靜地坐著,並不是想要遠眺,事實上你就是想也不能夠!雪花紛飛的時候,天空是一片漫漫的混沌,你就是把眼睛睜得再大也無甚收穫,倒不如靜靜地坐下,靜靜地看雪花在眼前肆無忌憚地翻捲,然後,讓你的思想跟著這雪花翻騰。你可以想像,你是迷失在塵世間的一粒小小的、雪的精靈,在這繽紛的盛邀之下,重新回歸你的飛騰;你也可以想像,你是追趕著雪花而來的詩人,這漫天的飛雪就是一頁頁素雅的便箋罷,你有多麼靈動的文思、你有多少絕妙的詞藻,都趕緊抓過這雪箋寫下來罷,還有誰肯這麼大度地縱容你的情思,包攬你的濫情呢? 在荷塘邊上的小榭裡憑欄而立,眼睜睜地看著雪花一點點把冰凍的荷塘輕輕的覆蓋住,就好像一個富有同情心的女子脫下自己心愛的披風為一個仆倒在冰天雪地裡的、衣著襤褸的男子身上。並且,默默地守在他的身邊,想:在這仆臥著的男子身上有什麼可以感天動地的故事可以分享。 你還會看到,那些枯了的荷梗、萎了的荷葉、空了的蓮藕在這雪的輕擁之中慢慢地換了一種風韻,你會發現,荷塘還是那個荷塘,時空也不曾更迭,就因為這紛紛揚揚的雪花,原本已經絕望並且死了的荷塘,突然間又被雪花賦予了生命!只不過,這荷塘的重生,丟棄了夏日裡妖嬈無邊的風騷,卻獨佔著亭亭玉立的淡雅。 你或許會想:這雪中的荷塘就是你冥冥中寄希望於塵世邂逅的、三生石畔約定了今生的情人罷?你或許還會唾罵自己這不著邊際的癡心妄想。然而,無論如何,雪,這紛紛揚揚的雪,還是給了你心靈深處最大的安慰。她用盡至柔,將塵世的骯髒掩埋,她極盡能事,將飄浮在人間的、醜陋的浮塵都收攬起來,她無聲地落在地下,時刻準備著我們的踐踏,卻並不怨恨人們正在以怨報德。 於是,你就放開了步伐,大踏步地走在雪地上罷。在雪花的飛舞之中隨心隨性慢慢地散步是再好不過的享受。 飛舞的雪花或俏皮地鑽進你的領口,或嬌嗔著立在你的眉上,或愛憐地撫摸你冰冷的臉龐,或知趣地挽住你的胳膊與你在風裡徜徉,她在你的脖子上留下一點清晰的、冰涼的吻,她故意在你的眉頭上堆積著想引起你的關注,她捧著你的臉龐似乎是想要好好的端詳端詳,她不離不棄地挽著你的胳膊,亦步亦趨地跟在你的身邊,你想想看,這哪裡是冰冷的雪花,分明就是個知你懂你的紅顏麼!人生若真的有這樣的紅顏相伴,夫復何求?! 雪的可憐可愛之處,還在於她的無私無怨的收納與容忍塵世的骯髒。倘若,你把雪融了來看,她不過是一汪污穢的水而已,但是,你想過沒有,是誰的骯髒玷污了她的清白?還不是我們這些自命清高的蠅營狗苟之輩麼? 我們玷污了她的清白,卻沒有聽到她的嗔怪,她還把一個清白的世界無私地呈獻給我們;我們玷污了她的清白,卻沒有聽到她的嗔怪,她還把自己被玷污了的身子一併還給我們共同的地球母親,她懇請母親,將自己的身體賦予這個折損了她生命的塵世,她願意以自我的犧牲換取一個新世界的誕生,面對這樣的高尚情操,我感動並且忽然涕淋……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一過中秋,早晚間的天氣就涼了許多,草木上大概也要結起今秋的新露,逐漸往薄寒的輕霜裡去了。雖然現在,南國的某些地方,還未褪盡夏的味道,而在我這裡,卻要開始打點換季的衣物了。 民間的翻箱倒櫃,總會容易些,不過是把厚的衣服拿出來,將薄的收進去,好再預備來夏之用罷了,可這些拿出來的,一件又一件,總不甚合我的意,委實需要折騰一番。有人站在衣服山裡,抄起一件,問:“這個?”我枕臂半臥於床上,看了看,搖頭。再抄一件,“這個”?我,搖頭。後來,人家便連話也省了,將衣服展開來,只用眼睛向上翻著看我,我大多也還是搖頭。 其實我對衣裝一類的認識與要求,相當寬泛,甚至是非常放任。過了這些年,春添秋置,衣服終是攢了一些,加之有人惜舊,總捨不得扔,箱櫃裡竟是衣滿為患。不止是衣服,連同生活中的一些物件,在我看來,都只分有用與無用兩種。這些日常東西,畢竟不是陳設擺件兒,三年之中都沒能動用一回的,就要被我列入無用一類,那意思是可以處理掉了的,眼下的三年都不用,再後來的三年,又能怎樣呢,恐怕是更加用不著了罷。只是我的這種主義,從未被引起重視並且實施過,當下我還得從這些無用與有用的衣服堆裡,做出艱難的選擇。 “哦?原來還有這麼一件!”,終於,我眼睛一亮,興奮的發了話,“就是它吧!”話音未落,那件被我有幸點中的衣服,帶著櫃子的松香味兒,飄然而降,罩在了我的頭上。對於這類喜歡著的衣服,我向來鍾愛有加,不到必要洗滌時,總捨不得脫下,便是脫去了,見它晾乾,仍舊急切的穿在身上,方才安心。至於我不喜歡的,穿便穿,脫便脫,不怎麼上心,或者乾脆將它們束之高閣,任其年復一年的在冷宮似的衣櫃裡黯然度日。我所說的寬泛與放任,大約就是在這裡。如此一來,便有些衣服嶄新如初,有些則已顯得陳舊,而我所鍾意的也往往在這些陳舊之中,直到某天,又新來了一件鍾意的,再把它丟開了手。 這些衣服,除去極個別沒有上過身的,大都與我有過一段塵緣,是與我一起看過春來,又送了秋去的。看見它們當中的某一件,人就會想起,何時,何地,誰買了它回來,甚至可以記清上午或是下午,它們就像絲棉織就的日曆,記述著平日裡沒機會去想,或者有機會想時,卻又想不起的人事。偶或翻動它們,三五年間的東西,一下子就漸然清晰起來,但這種記憶除了讓人沒來由的在心底對它發一聲太息之外,彷彿再沒什麼大意義。即使是那些所謂鍾意的,到現在能夠穿在身上呢,又有幾件呢?不是款式老了,就是顏色太生猛,或者好好的,只因破了一個洞,多了一個污點,就永遠的塵封在這些箱篋之中了。想想,人恐怕是最挑剔,又最易無情的罷。 我沒有研究過關於衣服的美學,並且也不曾對它發生過興趣,可我相信它應該是一門高深的學問。一件看起來非常不錯的上衣,往往讓一條成色不好的褲子給毀掉了,或者整身的衣服都是好的,卻又因為一雙不合適的鞋子,而全局皆敗,至於這種玄妙,放到女子的身上就愈加博大精深了,這些還是有待專業人士去鑽研,於我,若非必要的場合需要對此必須的謀劃,還是以它的寬鬆與舒適為要,被衣服五花大綁並且深陷於它的囹圄,都是令人蹙眉的事。如果衣服只是外在的形色,那麼合理解釋這種形色的最終還是人,這時,人就不可避免的成了衣服的靈魂。 我對衣服,終歸不甚講究,若有閒錢時,也寧可花費在餐桌上,自然,亦會有一種觀點與之相左,那就是在吃食上或可普通些,而衣服須得體面,且相當要緊。要把持有這兩種觀點的人分成兩隊,大約一隊是男人,另外一隊是女人,這觀點本無對錯,只是想起來頗有些趣味。雖說如此,天冷的時候,除了在房間聽著秋風涮鍋子之外,我還是需要添一件毛衣來抵卸新秋的清寒,只是擔心又沒有好的褲子來配它,還有鞋子……,不如,還是先去買一雙鞋子罷。 文章來源:s.o.深呼吸 |法律是灰色的 | 嬰兒世界的部落格 |高血壓05的BLOG | New Media Musings |Utne Tradewatch | 蔣峰——為他準備的謀殺 |GlennReynolds.com | 討厭又來了的BLOG |~趙姝~大無畏Blog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2010年無疑是我艱難異常的一個年份,我忽然對於自己寫散文這件事情產生了懷疑。而且,這個懷疑有著左手和右手,只要它輕輕掐下來,人便窒息了。 左手懷疑的是寫作的思想資源問題。我不知道供養自己寫作的思想資源是什麼?就如我不知道自己的宗族、姓氏和血脈。我似乎只是個被生活的推手推著行走的空心人。雖然我一直企圖瞭解自己和身外的這個世界,以及兩者之間的關係,但那些書寫出來的文字枝枝葉葉散漫地紛披著,風一吹來,便沒有了賦形。當然,這並不止是我個人的問題,這樣的寫作太普遍了,如地毯草一般到處都是。只是,再普遍也不應該是我迴避的理由。我是在這個時候重新閱讀葦岸的。葦岸離開我們已經十年有餘了,他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比我現在還年輕。雖然他只留下了一本薄薄的文集,但這也就足夠了吧。葦岸的意義不在單一的文本上。他給我帶來的震撼,並不是他的某一個篇章達到了什麼高度,而是他的個人生活完全疊合在他的寫作裡。他的寫作是有著根系的,那就是他的生活哲學。他的哲學也並不系統——那留給哲學家去做吧——但那總歸是屬於他一個人的。那些文字竄出了土壤開枝散葉,但不管風怎麼樣吹雨如何曬,它永遠是一顆完整的樹。 成為一顆樹到底有多麼難? 或者,並不是難度的問題。而是信仰的問題。聖徒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多難。對了,葦岸正是一個聖徒式的寫作者。 每一個寫作者都應該成為聖徒嗎?恐怕很難。在我的視野裡,聖徒式的寫作者鳳毛麟角。這個世界上,岩石在剝蝕,高山在風化,湖泊在沉積,沙漠的領地在無限地擴增……樹,站立著的樹,扎根著的樹已經越來越難了。 我知道自己永遠也成不了聖徒,且朝著信仰的方向行走吧。至於文字的土壤之下能否長出根須,這大概也不是我所能夠決定的。 在生命和寫作沒有終止之前,這個問題恆在。請它來監視和考量我的文字吧。 右手的懷疑接著來了。這大概也是一個只寫散文的寫作者所必須面對的:散文這種文體到底是怎麼樣? 一次聚會上,搞文學理論的文友陳培浩問我:你最看重散文的什麼品質?我說藝術性與思想性並重吧,難以偏廢。暫且不說他對此是否滿意了。這個回答已先引發了一場爭議。 散文實在是很難言說的。似乎一說即錯。爭議的時候,大家一般只能舉出實例。反對者是一位編輯老師,審美水準高蹈,在圈內很受器重。他舉的是史鐵生的《病隙碎筆》。他覺得這部書的文藝性並不強,很多表述都是乾淨直接的,但它對世界、對時代、對生命狀態和人生意義的審視和思考,卻不能不令人動容。當時日正近午,他幽默地作了一個比喻:現在我餓了,那就說餓了,還非得文縐縐地說飢餓難耐嗎?大家笑了起來。他是反對藝術性的,他覺得文章看到最後就是要的那點筋骨。他舉的這個例子很有說服力,史鐵生本身就是一個很鐵的論據。只是,說到史鐵生,我個人覺得他的《我與地壇》同樣是非常優秀的作品,其藝術性應該比《病隙碎筆》更強,而且,這部作品也並沒有因其藝術性而削弱了思想性。因此,我倒是覺得藝術性並不是不行,而是,那到底是怎麼樣的藝術性。有人把詩歌比喻為文字的舞蹈,那麼散文就是文字的行走。“行走”——這個詞是精準的。行走是一個人的日常狀態,他不需要扭捏作態。可我們也發現,大多數人的行走並不足觀,而某些經過舞蹈訓練的人,行走起來自然有一種挺拔的風姿,那是一種束縛之後的自由。 那麼,散文的那種內在的束縛是什麼?我曾多次嘗試著走近,從各種不同的入口進入。前些日子,我與一位書話散文作家做了一個對話,從其為人為文入手,對書話散文作了一些探討。陳培浩以理論研究者的敏睿眼光捕捉到了一些氣息,他覺得,在散文難以界定和研究的當下,像這樣把散文歸類闡述,或者也不失為一種辦法。比如,歷史散文、書話散文……可是,我突然對此厭倦了。或許這應該歸給理論家去做,與我作為一個寫作者的關係不大。而且,我發現當一個文章貼上某一個標籤,並很符合這個標籤的規定性時,它也就貧瘠得所剩無幾了。而那些最優秀的文章,或許也從某一個點出發,但它往往是超越的,再也難以規定了。 很誠懇地問過散文界的幾位老師和朋友,在他們眼裡,散文的最重要品質是什麼?他們的第一反應都是:我不知道你的指向是什麼。是的,不給指向。連這個指向都是你自己選取的。 一位老師說道:自由。 另一位說:真實性。 再一位說:救贖。 一個人眼裡最重要的品質,或許在別一個人眼裡,已是一種默認的前提;而另一個眼裡最重要的品質,或許正是他的寫作所遭遇的困境和對困境的反思。 世界是混沌蒼茫的,每個人都有一把王母的銀簪,向前一劃拉,那道路就出現了,通向遠方。但那銀簪卻沒有兩根是重樣的。 有一點令人差可安慰,雖然我們沒有為散文界定標準的能力,但是,一篇文章的優秀與否我們往往可以到眼即辨。英國哲學家波蘭尼曾經為其“緘默知識”理論舉過一個例子:我們認識一個人的臉,可以在成千上萬張臉中把其辨認出來,但是通常我們卻說不出我們是如何認出的。 如此說來,散文的藝術性似乎也沒有什麼可討論的了。我且緘默了罷。 懷疑的左右手都還在,繞了好大一圈我也沒能把他們駁回去。我只好重新坐回書案前。但我現在比來時安靜淡定了許多。我有了一個新的寫作理想,那就是:像一棵樹一樣生活和寫作,開根,緘默著自由著生長。 文章來源:靈訊焦點 |黑楠的部落格簡稱黑客 | 姚雨杭的二樓咖啡 |醉裡挑燈看劍 | 吳瓊的BLOG |小雨的BLOG | 其實你不用去遠方 |奔跑的向日葵 | 老李家的自留地 |左臉燦爛 。右臉枯萎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即使考慮了,也會認為這將是一個複雜而艱巨的工程吧。而事實上,有一種方法,一種很簡單的方法,可以輕鬆的將兩者有效解決,那就是——微笑。很難想像,這個世界如果沒有歡笑會是怎樣一種景象;很難想像,微笑的魔法在管理中竟可以帶來如此的奇效。   就有一個這樣的經典案例,美國著名的企業家吉姆?丹尼爾就是靠著一張「笑臉」神奇般地挽救了瀕臨破產的企業。並且,丹尼爾還把「一張笑臉」作為公司的標誌,公司的廠徽、信箋、信封上都印上了一個樂呵呵的笑臉。   他總是以「微笑」飛奔於各個車間,執行公司的命令,進行自己的管理。結果,員工們漸漸被他感染,公司在幾乎沒有增加投資的情況下,生產效益提高了80%。公司員工友愛和諧,上下同心同德,其樂融融,公司的信譽和形象大增,客戶盈門,生意紅火,不到5年,公司不僅還清了所有欠款,而且盈利豐厚。   可見,「微笑可以讓領導與員工之間更容易溝通,可以使企業形象更深刻地印在客戶的腦海中,能夠為企業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中國康輝旅行社副總經理郭東傑多年來一直提倡實施「微笑管理」。他認為,不論是服務業還是其他行業,在員工的管理上並沒有什麼本質差別。   如果企業內部人際關係像「鋼鐵般的冷漠」,後果將是員工之間勾心鬥角,企業形象必定會大打折扣,更不要談贏利了。管理者只有本身對事業充滿信心,並在工作中保持心情舒暢,以微笑待人,企業的職工必定精神振作,任何困難都將不在話下。 從管理者角度看,企業實施微笑管理,可以表現管理者的宏大氣度,出現矛盾時,微笑可以使雙方恢復理智,化干戈為玉帛;微笑管理也是讚揚和鼓勵員工的重要方式,當員工創造出良好業績時,管理者的微笑代表了肯定和讚許,員工能從微笑中受到鼓舞,獲得力量,並煥發出更高的工作熱情。   從員工角度看,當管理者適時運用微笑管理時,一張滿面春風的笑臉能夠間接消除員工的緊張和對抗情緒,並保持一種輕鬆的心情進行工作,辦起事來也會幹勁十足,效率更高。   那麼,管理者如何在企業內部實施微笑管理呢?   首先,微笑要來自真誠。只有真誠,才會讓人信任,因此,管理者必須要在工作中做到言情一致,在與員工進行工作交談時,不論遇到什麼問題,一定要以對事不對人的態度冷靜處理,語言與表情要保持一致,盡量用微笑替代僵硬的表情。   當表揚員工的工作成績時,在口頭讚許的同時外加微笑,足以體現出管理者態度的真誠。   其二,以關心、幫助人的態度處理工作中矛盾。指導工作時,不要擺出高高在上的架式,更不要以命令式的口吻進行交談,錯誤地以為臉色越沉,聲音越大,威信就會越高,只會導致適得其反,讓員工以牴觸的情緒去接受你意見,消極的接受你交付的任務,同時也會壓抑員工自身的思維和工作方式改進。   因此,以平易近人的態度指出工作中的問題和改善意見,讓「理」說話更能讓你贏取下屬的心。   其三,當員工出現工作失誤時,切忌當眾嚴詞批評與指責。這樣只會把事情搞得更糟,甚至會傷害員工的自尊心,造成員工工作心情不佳或出現逆反心理或行為,同時也會讓員工永遠失去力求上進的工作意願。 我們需要的是員工自身對失誤的認識和反醒,而不是對員工的全面否定。所以,批評也要講方法。   其四,管理者要經常把微笑掛在臉上。持之以恆的微笑會傳染給每一位員工,讓原本緊張的工作氣氛會變得輕鬆活潑,員工心情愉悅了,就自然會愉快地接受各項指令,工作效率也會隨之將提高。   事實上,沒有哪一種激勵的手段,能如「微笑」般如此輕易而有效的讓員工在快樂中工作了。   最後,讓微笑傳遍企業。常言說:「一人為私,多人為公」,少數人間的微笑只能反映某些少數人間的關係,只有全體員工之間也能做到微笑交流,並且將微笑很自然地帶給客戶,這樣才算得上在將微笑傳遍企業。如此,不僅可以提升企業的外在形象,更有可能為企業創造更多的利潤。   總之,微笑不僅表現了管理者工作中的豁達情懷,更反映出企業內部人際關係的融洽與和諧。   它讓工作與工作變得更加緊密;讓人與人之間更加信任和寬容。與其說微笑管理是一種魔法,不如說微笑管理是一種「以人為本」理念的根本體現,是一種建立在管理者與被管理者間並使之心靈相通的橋樑。   因此,任何時候請不要吝嗇你的微笑,不僅在生活中,更要在工作中!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醫學研究表明,足量的鉀可以促進細胞新陳代謝,順利排泄毒素與廢物。當鉀攝取不足時,細胞代謝會產生障礙,使淋巴循環減慢,細胞排泄廢物越來越困難;加上地心引力影響,囤積的水分與廢物在下半身累積,自然造成臃腫的臀部與雙腿。因此,想讓臀部變得結實,首先就要吃得正確! 多吃蔬菜、水果、魚,多喝水 南瓜、甘薯與芋頭這些蔬菜富含纖維素,可以促進胃腸蠕動,減少便秘機率,進而創造纖瘦且健美的下半身。 玉米油、橄欖油與葵花油均含有大量不飽和脂肪酸,用它們代替動物性脂肪能讓你兼顧美麗與健康。 魚類不僅熱量比肉類低,還含有更豐富的蛋白質、礦物質、唯他命與DHA,可以促進新陳代謝與體內脂肪的消耗。 水可以清除代謝廢物,防止腫脹。專家建議一天喝水一到兩公升,而且只能喝純水哦!所謂「水果水」會使你不知不覺中吃進不必要的添加物。 減少動物性脂肪的攝取 想讓臀部變得結實,避免鬆弛與下垂,首要飲食原則是必須減少動物性脂肪的攝取。食用過多的奶油或奶酪,不僅易使血液傾向酸性,讓人易於疲勞,也會讓脂肪囤積於下半身,造成臀部下垂,所以最好以大豆之類原植物性蛋白質,或是熱量低且營養豐富的海鮮為主食。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宮殿外側是綠木蔥鬱的第一庭院;第二庭院是帝國時代水晶製品、銀器以及中國陶瓷器的藏館;第三庭院設有謁見室、圖書館、服裝珠寶館,在這裡你可以飽覽世界第二大的鑽石以及價值連城的中世紀繪畫書籍。托普卡普皇宮外圍有很高的城牆,建於15世紀,佔地700公頃,皇宮裡有各類主題的展館,其外觀造型和內部設計都滲透著濃厚的伊斯蘭教文化,有圓頂清真寺之類的建築,也有尖頂碑狀之類的建築。展館與展館之間有綠化帶隔開,因為是依山傍海而建,站在高處還可俯視大海和山腳下古城牆的斷壁殘垣,有悲壯之感。   托普拉帕宮最大的城門就是帝國門(the Imperial Gate)(巴布-伊-胡瑪雲)(Bab-? Humayun),它面向阿亞索菲亞廣場(the Ayasofya Square)。這道門首先通往以「第一宮廷」著稱的一座公園。在這座公園裡建有一座曾經用作為彈藥庫的艾立尼教堂(the Aya Irini Church),教堂背後還有一座造幣廠。過去,第一宮廷裡錯落有致地建有各式各樣的亭閣,它們分別服務於各種宮廷需求。在後來的歲月中,它們逐漸被公共建築和學校所替代。不過其中一部分目前仍然屹立著。在19世紀末期,位於第一宮廷西北方的一座公園裡建造起了考古博物館和美術學院(Archeology Museum and School of Fine Arts)(現為東方藝術博物館)(Oriental Works Museum)。這部分區域裡最古老的建築是由法提(Fatih)建造的斯尼裡斯克(Çinili Kö?k),它現在是土耳其陶瓷博物館(the Museum of Turkish Tiles and Ceramics)。   在面向巴布-伊-阿里(Bab-? ali)(帝國門)(the Imperial Gate)的外公園城牆上,有一座過去奧斯曼蘇丹用來檢閱的阿拉克斯庫(AlayKö?ku) (閱兵台)。在20世紀早期,市政當局規劃了一部分外公園,並向公眾開放,它就是如今著名的古爾哈尼公園(the Gulhane Park),公園的入口是托普卡帕宮(the Topkap? Palace)最大的一座城門之一。穿過了第一宮廷區,就來到了擁有許多宮殿建築的第二宮廷區。要進入第二宮廷區,還得通過一扇被稱作「巴布斯-塞拉姆」(Bab'us-Selam)或者中門(the Middle Gate)的紀念碑。   位於第二宮廷裡的諸多建築構成了整座托普卡帕宮名為「比倫」(Birun)的外城。在宮廷右邊,人們會馬上注意到那些帶有圓屋頂和煙囪的宮殿御膳房,還有一些在御膳房裡幹活的僕人房舍。    而在宮廷左邊,最重要的建築就是庫巴爾提(Kubbealt?)和內政部。在庫巴爾提(Kubbealt?)的後方聳立著一座正義(theJusticeTower),它是托普卡帕宮(the Topkap? Palace)的象徵性建築之一。在所有這些建築背後,人們來到了哈侖(Harem),由此可以進入第三宮廷區。要進入第三宮廷區,還得穿過一道名為「巴布斯-薩德」( Bab'us Sa'ade)的大門(白雲門)(Gate of the White Eunuiches)。宮殿的這部分區域被叫做「恩德侖」( Enderun),它是蘇丹和他們的龐大家庭生活的地方。因此,這一部分的禁衛尤其深嚴。護衛「巴布斯-薩德」門(Bab'us Sa'ade)的阿卡拉(Aka?alar)兵營就安紮在大門兩側。在這裡有兩座主要建築。在「巴布斯-薩德」門的正對面就是皇宮大廳,也就是參拜廳(the Audience Hall)。在這裡,蘇丹接見各位大使以及大維西爾(Grand Visier)、維西爾 (Visier)等政府高官。   就在皇宮大廳的背後,有一座艾哈邁德三世(Ahmet III)於1703年到1730年建造的圖書館。在第三宮廷區的右邊,有一些護衛「恩德侖」宮殿(the Enderun)的兵營,還有一座以征服者穆罕默德大帝殿(the Mehmet the Conqueror Pavilion)著稱的國庫。面向第四宮廷區區的一側,有「恩德侖」宮(the Enderun)的食物儲藏庫、國庫廳和宗教遺產廳。覆蓋托普卡帕宮大部分面積的「哈侖」區大約由60塊大小不等的建築區域組成。其中主要的建築物坐落在「哈侖」區(The harem)的前部,面向第三宮廷區,它們包括阿卡拉清真寺(Aka?alar Mosque)、艾哈邁德蘇丹清真寺(Sultan Ahmet Mosque)、宗教遺產護衛營(Barracks of the Sacred Relics Guards)和宗教遺產廳(Chambers of the Sacred Relics)。在這裡,保存了由(冷酷的)塞利姆一世蘇(Sultan Yavuz Selim)於1517年從埃及帶回了的宗教遺產。   通過位於國庫廳兩側的一些幽靜隱蔽的小通道,就可以進入第四宮廷區。這個宮廷有兩個不同區域,而建築物主要集中在第一區。   這一塊的左側被稱為拉拉花園(Lala Gard en)或拉樂花園(Lale Garden)的地方,有一個瑪貝恩(Mabeyn),它是哈侖區進入公園的起點;還有一個可以打開玻璃圍欄進入的露天陽台,供貴婦們休憩遊玩;此外,還有割禮室、易卜拉欣蘇丹庭院(Sultan ?brahim Patio),以及另一座托普卡帕宮(Topkap? palace)的象徵性建築伊夫塔利耶(?ftariye)(或者卡梅裡耶)(Kameriye)和巴格達(BaghdatPavilion)。這座亭台是1640年由穆拉德四世(Murad IV)為了紀念巴格達運動(the Baghdat Campaign)建造的。   在第四宮廷區第一區的中心位置,有一個很大的水池,緊靠水池有一座雷梵閣(Ravan Pavillion)。這座閣樓是在1629年由穆拉德四世(Murad IV)為了紀念雷梵運動(the Revan Campaign)建造的。這一帶面向第二宮廷區的地方還建有索法閣(Sofa Pavilion)(科卡‧穆斯塔法帕夏閣(Koca Mustafa Pasha Pavilion))、巴斯巴拉塔(Ba?bala Tower)和赫欣巴斯(御醫)室。   索法清真寺(The Sofa Mosque)和艾思法室(Esvap Chamber)以及最後建造的梅斯德耶閣(Mecidye Pavilion)都位於第四宮廷區的右手區域。   所有建造在馬爾瑪拉海(the Marmara Sea)海濱的亭台閣樓,只有塞本斯勒宅第(Sepetciler Mansion)存留至今。   18世紀期間,當托普卡帕宮(the Topkap? palace)的外形最終固定下來的時候,在它的外城「比侖」 (Birun)、內城「恩德侖」 (Enderun)和哈侖區(Harem)一共聚居了超過1萬多的人口。由於各個時代根據新的需要不斷增添一些新的建築,因此它的建築風格並不一致。然而,這卻使得我們能夠在托普卡帕宮(the Topkap? palace)裡,追蹤從15世紀一直到19世紀中期的奧斯曼建築發展的不同階段。可以看出,15世紀到17世紀的奧斯曼建築相對簡單樸素,而18世紀到19世紀的建築則相對複雜,尤其是在宮殿外觀和內部裝飾上。   1924年,托普卡帕宮(Topkap? Palace)被改建成為一所博物館。該宮殿的許多建築,例如哈侖區(the Harem)、巴格達亭(Baghdat Pavilion)、雷梵閣(Revan Pavilion)、索法閣(Sofa Pavilion)和參拜室(the Audiance Chamber)都成為建築學上的傑出藝術瑰寶,同時這裡還展出了其他一些反映宮廷生活的文物。此外,這座博物館還有些收藏物品來自不同個人的捐贈,它還擁有一座圖書館。

Next